欢迎访问济南市人民医院,
搜索:
返回首页 | 掌上莱医 | 银医通 | 访问旧版
 
  【塔宝拉日记】我和水的故事(范晓胜) 当前位置:首页>> 科研教学 >> 对外交流
【塔宝拉日记】我和水的故事(范晓胜)
发布日期:2012-04-27    济南市人民医院 www.thebacktab.com

    正月初六下午,经过两天的长途跋涉,我们终于返回了塔宝拉我们医疗队的驻地,风尘仆仆,满脸疲惫,我们的卫生工远远的出门相迎,同时也给我们带来了一个坏消息——已经3周没有来水了,意料之外,也是意料之中,这就是坦桑尼亚,这就是塔宝拉。
    在目前我们中国援坦桑尼亚医疗队四个医疗点中,塔宝拉是公认的最为艰苦地区,主要表现在生活物资缺乏、交通闭塞、通讯设施落后,最主要的问题是缺水,在我们来到塔宝拉半年的每一天,我们无不为水的问题担心、操劳,别的医疗点可以每天毫无顾忌地洗澡、洗衣服、浇菜,而在我们这里都是奢想,每天的每一刻,我们都在望眼欲穿地一遍一遍地检查我的储水罐,“量入为出”,本来自来水每周来两次,每次3-4小时,我们每次都是准时的打开抽水泵抽水,但这水也如我们对非洲人的戏称一样:“穿衣一块布、吃饭靠大树、经济靠援助、说话不算数”。每次来水的时间都不一样,并且时间长短不一,做为驻地的男同志,害的我和毕大哥连睡觉、吃饭、上班都不安稳,生怕错过了抽水的时间。尽管这样,我们储水罐的水还是日渐减少,在春节之前就已经超过警戒线了,但考虑到可能每周还会来点儿,就没从自来水公司打电话要水,怎想,竟然一点都没有来!
    掀开我们的储水罐,看着浑浊的浅可见底的水,有几只青蛙在里面有气无力地在里面游动着,我们的心啊!哇凉哇凉的,怎么办?减少用水——换洗衣服先不洗了,简单冲一下澡就行,尽量减少做饭次数,更甭提浇菜了,尽管是星期六,立刻打电话要水,没人接听,终于有人接听了,回答是必须先和水办的manager联系,好吧,再联系manager,对方的回答是:I will try,然后就是等,天黑了,送水的车没有来。第一天。
    次日是星期天,早上八点,我再次联系水办的经理biswalo,他承诺当天上午送到,他马上会联系送水车,为了避免他们送水车来时我们驻地没有人,我们买菜时特意留下毕大哥留守驻地等水,可是,等我们外出买菜回来,看看储水罐,依然是空空如也!再打电话:我已经到了办公室,正在联系送水车,wait,just wait 1-2 hours,我们那个生气啊!但又能怎样?只能等,下午三点,人家经理biswalo主动给我打来了电话,3小时候水送到,终于有希望了,订上闹钟,睡觉,过年的长途跋涉,累坏了,得好好休息。
    下午六点,送水车依然不见踪影,再打电话:今天是星期天,找到送水车是非常困难的,kesho(明天)。两天过去了,依然没有盼到水。第二天。
    次日是星期一,我们开始了春节后的第一天上班,见了各自的医助,互相寒暄,但我们怎么也高兴不起来,驻地没水啊!打电话竟然成了不能接通!抽出中间病人不是很多的空隙,我再次拜见了医院的RMO的秘书dinyia,说明了目前我们水的窘境,dinyia倒是很痛快,立刻当着我的面打电话给水办经理,告诉我1小时后送到,呵呵,继续等。
    下午下班,我们的卫生工bilali告诉我:maji not come(他的英语不行,这是中斯合璧的说法,就是水还是没有送来),感慨、气愤、无奈!,再打电话,biswalo的回答让我们真的很无语:联系不上送水车!第三天。
    星期二早上八点左右,听到有车按喇叭的声音,我们纷纷出去看:门口来了一辆拉水车,我们千盼万盼的水终于送来了!于是奔走相告,弹冠相庆!像迎接贵客一样把送水车迎了进来。
    这是第四天了,当天计划:好好洗澡,洗衣服,拔颗萝卜,连萝卜樱子也多洗几遍吃了,我种的芸豆马上就旱死了,浇点水,希望还能活过来。但我们知道,缺水还会继续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范晓胜)

·上一个:尊重生命 务实敬业——我院赴台人员学习交流体会      
·下一个:【塔宝拉日记】亲见丝虫病(范晓胜)
Copyright ? 2017- 济南市人民医院 版权所有  网站备案号:鲁ICP备09003451号   网址:www.thebacktab.com 急救电话:120
南院地址:济南市莱芜区长勺北路雪湖大街001号 北院地址:济南市莱芜区长勺路以西、嬴牟西大街以北 办公室:0634-6279088  医务科:0634-6279092 投稿邮箱:lwyyxck@126.com  
友情链接:国家卫健委省卫健委市卫健委
官方微信公众号
网站二维码